球员在球场上10分钟的绚烂,却可能蕴含着10年的辛酸。人们往往只看见他们的

小院第一届UBA篮球赛已接近尾声,在已经进行的表演赛和两轮循环赛中,不少球员的矫健身影让社科学子印象深刻。在他们当中,不乏与篮球有着灵魂上的碰撞的人物。当我们走近他们,也许就会明白他们每一次进攻、每一次拼抢背后的意义。

2019年10月18日晚,夜幕降临,张宇缓缓走出气膜体育馆,远处盏盏街灯闪耀,他低头看着柏油路,满眼都是他14岁的影子。

三年级初识篮球时,张宇就被它的魅力所吸引,并开始梦想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不同于其他人对得分的执著追求,他渴望让球队有序运作,于是他选择了领导进攻、控制球场节奏的组织后卫。从小学四年级就进入校队训练的他,在小学和中学校队都拿到了球队领导力的象征物——队长的4号球衣。教练们都很重视天赋异禀的张宇,总会在训练时特别关注他的状态,而张宇出色的控场表现也几乎从不让他们失望。

初二那年,张宇经历了他篮球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历练,他坦言:“连高考都没这么拼过”,“教练不会要求训练强度,一切都靠自己规定”。自己规定意味着没有限度,也就意味着突破极限。张宇大概是队里最刻苦的了。在那个冬天,身为走读生的他习惯了5点起床,在上学路上就开始长达1小时的跑步热身,规定6:30开始训练,他常常6点出头就出现在了球场上,就这样反复训练步伐、运球、投篮……冬日雾霭笼罩下凝滞的空气,在张宇活跃的身影下流动起来。伴随东方的一抹抹曙光照亮天际,他的影子跃动着渐渐缩短,这影子不时没入地面,不久后又浮出来,继续奔跑……直到8:30训练结束,张宇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室,瘫在课桌上。这种筋疲力尽的虚脱感总是要持续很久,上第一节课时,张宇的脸往往都是白的,课也听不进去几句。

在之后的天津市“李宁杯”篮球赛中,虽然因为校队只夺得亚军而遗憾地与代表天津进军全国赛的机会失之交臂,但张宇在赛事个人荣誉评选中入选了代表最高水平的“第一梯队”,他不仅是校队中唯一一名入围“第一梯队”的学生,也是赛事设立以来第一名入围该梯队的初二学生。张宇超乎常人的毅力与日积月累的锻炼,总算没有被辜负。

初三时,张宇发现,在高强度的训练下,伴随着球技的增长,他的膝盖也愈发疼痛。起初,张宇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以为只是普通的酸痛”,直到一天疼痛难忍,他去了医院,才知道为时已晚。

因反复跳跃落地对膝盖的冲击,他的半月板已经严重积液。出于控制伤情的需要,他再也不能进行高强度训练,更不用说继续提高球技了。回想起先前教练反复强调落地时需要保护膝盖,张宇追悔莫及。

“伤病,有了就是一辈子。在一件事上耗费这么大心血,功亏一篑的时候真的很难受”。确诊后的一段时间内,他“不想看见关于篮球的所有”,他扔掉了所有的篮球鞋,甚至将自己与外界的人事隔绝,他吃不下饭,也没有去上课,生活中只有睡觉、发呆,只是时不时看看书。

经过长达半年的自我迷茫,张宇终于接受了自己不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现实。初三下学期,他重回课堂,准备中考,开始学业上的追赶超越,毕业后进行了膝盖手术,术后恢复良好,张宇得以重回球场。然而,他发现昔日的球友球技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大家都在进步,你不进步就是退步”。加之身高劣势,他明白,他已经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一条多数人选择的读书道路。而在这里,他的名字叫“篮球爱好者”。

因为张宇的初高中在同一所学校,进入高中后他在校队仍有一席之地,但因梦想破灭,他对篮球不再怀有之前的热情,甚至感到厌倦。高一时,全国篮球联赛市级选拔赛将近,张宇提出退出校队,教练说“你再练一暑假,市级赛过了我放你走”,然而,这次他们在全国青少年篮球联赛市级赛中排名第一,获得了宝贵的全国赛资格,但张宇还是执意退出了校队。“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后来也有些后悔,但是都无所谓了。”张宇谈到退出校队时,很坦然。

不久后,之前和他一起训练的球员,一个入选了国青队,另一个则拿到了南开大学保送资格。

来到社科大前,张宇只是打算将篮球作为自己学习之余的爱好,也不希望加入与篮球有关的组织。到校第一天,他出于好奇到篮球场看了看,还是忍不住打了会儿球,碰巧在场上结识了篮协负责人庄一。随着两人逐渐熟悉,庄一希望张宇也能加入篮协,但张宇只希望平时打打球,参加一些小规模比赛。

大一一年的两次赛事张宇都阴差阳错地错过了。第一次是在军训,张宇当时有战术班的汇报任务,高强度的匍匐训练使他的四肢都蹭破负伤。所以在本科17级对18级比赛那天,张宇抱着只打2分钟“过个瘾”的想法,裹着厚纱布走上了球场。不料1分钟不到,他的伤口就裂开了,伴着撕裂的痛苦,张宇遗憾离场。在北京市“Star”杯赛前,他在训练拼抢中伤到了头部,伤口距离眼睛很近,安全起见,他再一次离开了赛场。

两次与比赛失之交臂,张宇“感到憋闷”的同时,更感受到无法为球队出力的自责。在场边默默为队友加油鼓劲的时候,张宇看见了场边篮协工作人员尽心尽力忙碌的身影。张宇逐渐认识到,对篮球的热爱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呈现,虽然不能做一名职业球员,但可以做一名篮协工作人员,承办比赛、宣传篮球文化,让更多的人热爱篮球,这或许是他承担责任的另一种方式。他慢慢参与到了篮协的工作中。

这个学期,他开始担任篮协的办公室部长。本届UBA篮球赛是张宇担任这个职位后,参与组织的第一次大型赛事,他主要负责后勤工作。

从早上7点向领导派发开幕式流程开始,张宇开始了他今天的“极限操作”:他到主席台前协调主持人站位,反复校对稿件;他到五个摄影机位前把关,保证拍摄的最佳角度;他和其他成员把药品和供水运送到每一处需要它们的地方……来回折返,汗水挥洒在场上,就好像在运球一般。

等到开幕式奏响国歌时,虽然张宇的汗水浸透了衣衫,但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唱的时候太高兴了,太不容易了,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无论如何,这将近7个小时的忙碌,终究没有白费。

之后,张宇又作为主裁判,执法了第一场比赛,并且还负责了比赛的收尾工作。直到晚上7点,张宇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体育馆,“我已经好久没为篮球这么拼过了。这是我初二以来,再一次在篮球场上跑这么多路,只不过上次是为了自己,这次是为了全校。”

“当我从这里走出来时,恍如隔世。”再回首,纵使张宇的篮球道路遍历坎坷,但他心中的热爱从未熄灭。

在正在进行的UBA正赛中,张宇继续身披着4号,用突破和妙传提供助攻,指挥起经济学院队的“进攻交响曲”。在对阵政法学院队的比赛中,张宇带球撕裂了对方的防线,稳稳传至无人盯防的庄一手中。跃起,投篮,一道美丽的弧线直中网心。

截至目前,陈舒旸参加的UBA女子友谊赛以及带领的18级本科生篮球队比赛已经全部结束。在由她领队的马发展队与实力强劲的经济学院队的比赛中,最后几节主力队员们体力已经透支,其中董腾云被撞到小腿,陈舒旸第一时间给他拿水、拿药,在她的加油鼓劲下,马发展队依然奋起直追,打出了属于马原的风采,最终以33:40憾负。

“被砸的眼镜修了一次又一次,膝盖摔青好几次,手指被戳到好几次,头被砸到好几次,云南白药膏和气雾剂再也离不开我,不过这些换来了一群因为篮球而认识的好朋友。”

“你长得这么高,不去打篮球可惜了。”在陈舒旸成长的过程中,这句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耳畔。很自然地,她开始接触篮球,从幼儿园的随便拍一拍到小学的正式学习,“篮球”这两个字一直伴随着她的人生。175cm的个子,高高的马尾,脚踩一双篮球鞋,陈舒旸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可爱而有活力的运动女孩。从初中开始,各项与篮球有关的活动她都积极参与,篮球仿佛成为了她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然而,打比赛的过程并非只有欢乐与激情。在上个学期马院的篮球赛程中,由陈舒旸率领的18级球队将与17级球队进行3v3比赛。不幸的是,队友訾薇陶在训练时摔伤了脚,很有可能无法参与接下来的比赛。四个人的队伍有一人受伤,剩下三个人压力都非常大,队长陈舒旸尤为自责。比赛的时候,对面打得很凶,进攻端非常强势,有很强的身体对抗,让在场的观众也不免为之沸腾。据陈舒旸说,对方实力不容小觑,整个队伍都面临着极大的困难。但她们一路奋战,控制住了对手的势头,比分交替领先,一直打到加时赛。但即使陈舒旸拿下了8分,18级球队最终还是以10:14憾负17级球队。“大家都累到直接躺在地上了,虽然最后我们输了,但还是很开心能在大学里参加比赛。”激烈的比赛带给了陈舒旸珍贵的回忆,无论是赛场上的每一次组织进攻,还是场下带伤前来观战加油的队友,都成为了那一次经历中灿烂的光辉。

篮球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会被女孩所选择的爱好。许多女孩认为篮球是一项对力量与体力要求很高的运动,因此很少接触。所以一直以来,与陈舒旸并肩作战的女生队友都比较少。不仅如此,陈舒旸在打球的过程中还听到过各种各样的声音,也遇到过在球场上从不给女生传球的队友。有的人认为女生体格弱,篮球水平并不值得相信,所以对这些篮球女孩抱有偏见,甚至认为女生打球就什么都不会。陈舒旸却没有太大的顾虑,在广阔的球场上,她只要打好自己的球,无愧于心就好。谈及篮球女孩的稀少,陈舒旸还是希望更多女生能够参与这项运动,享受其独特魅力,也希望偏见能够越来越少。而今年,她也作为女子组黑子篮球队的成员,在UBA中展现了女子篮球应有的风采。赛前积极训练,场上奋勇拼搏,让到场的人们都线号球员。

2018年大一新生军训期间,学校组织了一场17级与18级之间的篮球赛。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陈舒旸主动向参赛的男生们询问需不需要买水、买吃的,就此开始了她的“男篮幼儿园园长”身份。他们渴了就买水,他们哭了就给纸,他们受伤了就照顾他们。无论场上的情况如何,陈舒旸永远和自己的队伍站在一边。陈舒旸就像男篮球队的经纪人,尽心尽力地为他们操持着球队的各项事务,她笑称自己就像一个“幼儿园园长”。这一次UBA赛事即将启程,同时担任18本科生篮球队领队和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发展队领队的陈舒旸将再次担任幼儿园园长,为他们料理赛前赛后的方方面面。她每一刻的忙碌,都包含着对篮球的热爱和对友谊的珍惜。

纯粹的热爱,珍贵的友谊,难忘的经历。这一切属于陈舒旸的美好体验,都与篮球有关。

在本届UBA小组赛第二场对阵政法队的比赛中,吴浩祥一上场就迅速连进两球,其中第二球是一记三分。这一球让全场为之沸腾,人文队领先优势一下子拉开,吴浩祥紧接着制造了一个进攻犯规,打出了全队的气势。

吴浩祥是在初二那年遇上自己的篮球启蒙老师韩老师的。在辽宁营口这个小县城,篮球馆的基础设施并不算好,沥青的球场、木制的篮板构成了吴浩祥最初对于篮球的记忆。“除了在那个地方,我也没有别的机会可以打球了。”

初学运球时,吴浩祥曾经有过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韩老师要求大家做往返运球,吴浩祥非常努力,一遍又一遍地跟着老师做训练,却始终运不好。看着球一次又一次不听自己的使唤,心态受挫的他愤怒地将球砸向了地板。老师注意到他情绪的波动便把他拉到一边,耐心地讲述了自己的打球经历。韩老师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露天球场开始打篮球的,那个时候并没有先进的设施与装备。一片水泥地,两个篮球架,一群少年,一个篮球。下雨了就冒雨打,下雪了就用雪推子将雪推走。“没事儿的,慢慢来,任何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韩老师轻描淡写的话语,背后是他多年以来深沉而灿烂的篮球经历,这给吴浩祥带来了鼓励,使他更加自信地走上了篮球之路。

2018年春天,吴浩祥正在备战高考。彼时2017-2018赛季CBA总决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吴浩祥支持的辽宁队此前从未获得冠军,这一次历经波折闯入了决赛。4月22日,2017—2018赛季CBA总决赛第四场较量在辽宁沈阳进行,正在上晚自习的吴浩祥和同学相约,在10分钟的课间跑到了学校超市,围坐在超市的电视机旁边为辽宁队加油。那个夜晚,辽宁队主场以100∶88击败广厦队,以4∶0的总比分获得球队历史首个CBA联赛总冠军。“当时我很激动,盼了好多年的冠军终于得到了,空间票圈全在刷屏。”回忆起那个夜晚,吴浩祥仍然掩饰不住对辽宁队获胜的由衷喜悦。

2018年11月,吴浩祥受篮球队吴泽宇和邹子鑫之邀,代表汉语言文学专业参加了社科大3v3篮球对抗赛,并在决赛中对阵社会学队。由于在之前的比赛中表现不佳,吴浩祥在决赛开始前两小时就到达了场地,一次又一次地运球、跳起、上篮。比赛十分激烈,汉语言队虽然占据了领先优势,但球员的压力丝毫没有减轻。随着比赛的进行,对手一路狂追,分差缩小到了两分。此时吴泽宇和邹子鑫选择了相信吴浩祥,将关键球传到了他的手中。在那个紧张的时刻,吴浩祥在中距离位置连中三球,锁定了胜局。“我防的那个球员速度特别快,对抗也非常强,我也算是状态比较好吧。”吴浩祥谦虚地说道。有了去年的经验,吴浩祥对于今年的UBA篮球赛也充满了信心。在接下来几天的赛程中,他将代表人文学院再次出征,为自己热爱的篮球运动书写新的故事。

在这届UBA院系比赛赛中,庄一带领的经济学院玫瑰男子队先后以89:32、40:33战胜政法学院和马克思主义学院;年级赛中,庄一带领的17级篮球队同样表现不俗,先后以59:34、60:26战胜18、19级球队。在目前UBA已经举办的比赛中,庄一带领的球队还没有失败过。

“当时学校里打乒乓球的人太少了,而且当时在学校没有对手。”庄一笑着说道。其实庄一从小练习的是乒乓球,“当时很多同学都打篮球,所以通过打篮球可以交到很多朋友。”在学校篮球氛围的影响下,庄一开始接触篮球,那时候,他已经高三了。从开始打篮球到现在的短短几年中,庄一和篮球结下了不解之缘。

“庄一球技的进步特别快。”球友杨依林说,这一句赞赏背后,藏着庄一辛勤的付出与不懈的拼搏。最初大家都爱取笑庄一是“脑后投篮”,中距离投篮10个里只能投进4到5个。为了提高命中率,庄一坚持纠正投篮姿势,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中,庄一每天坚持投篮100到200个。从一开始的不舒服,使不出力气,一点一点练到能够比较自然流畅地出手。在这期间他还看了很多库里、科比、汤普森以及加农贝克等篮球训练师的投篮视频,慢慢琢磨,最终觉得汤普森以及纳什纪录片中的投篮方法最适合自己,于是便按着教程进行日复一日的训练。现在庄一投10个可以进7到8个。质的飞越背后是量的积累。

庄一是社科大第一届本科生,入校后便想成立篮球协会。学校规定,社团成立需要多名学生一起填写信息申请表。为了达到这一要求,庄一趁晚上大家都在寝室的时候,从宿舍2楼到6楼挨个敲门询问同学们是否愿意成立、加入篮球协会并请同学们填写信息表。就这样,社科大篮球协会成立了。在篮协成立之后,庄一逐步完善了组织机构、为篮协申请了专用的训练场地、找专业老师来带领大家训练。随着上述活动的成功进行,庄一渐渐得到了同学们的认可与支持,成为社科大篮协主席也是众望所归。“其实你做的事多,大家自然而然就会承认你。”庄一说。

为了扩大本届赛事的影响力和关注度,让更多平时不打篮球的同学也参与进来,庄一想了很多办法。

他们曾试图邀请易建联、郭艾伦、林书豪等为同学们所熟知的篮球明星,但由于本赛季的CBA比赛已经开始,有些球员要准备比赛不能前来。最后在张春燕老师和曹征老师的帮助下,他们终于邀请到了中国前职业篮球运动员陈磊和花式篮球训练师沈国庆来到开幕式现场。在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篮协还组织了投篮互动游戏,观众和球员都能参加,只要五投一中就能获得幸运礼品。

本次UBA篮球赛由校学生会体育部和篮协共同负责。从5月开始筹备到10月成功举办的6个月间,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

从方案初稿形成到赛前定稿,有一个不断细化的过程,但定稿前就需要事先对外发布简要赛事介绍,其中就包括参赛人员的范围。最初考虑到望京和西三环校区的同学距离赛址良乡校区较远,往返不便,于是发布赛事通知时便默认仅限良乡校区学生参赛。通知下发后,不少望京和西三环校区的同学表示希望参赛,为满足不同校区学生们相互交流的意愿,庄一便尽己所能,快速修改了通知文案,并请老师重新发布。

临近策划方案最后上交日期时,适逢19级新生入校,考虑到新生球员的加入,企划案需要再次修改。为了最大程度上满足同学们对篮球的热爱,庄一他们不辞辛苦再次修改方案直到深夜,向学校交出了他们的最后“答卷”。最终方案上,具体策划、活动申办、人员分工、赛事宣传、物资购置、裁判征集,球队建设,赛程安排等事项,条目清晰,样样齐全。

开幕式前一天,因为原定的主持人突然有事不能参加,篮协临时邀请校主朗队的同学作为新主持人。当天晚上庄一和其他几个负责开幕式的同学进行了几次开幕式现场流程模拟,加上出席老师领导的名单也有些许变动,庄一在凌晨根据模拟中存在的问题修改开幕式流程以及主持人的主持稿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半才睡。第二天他七点半就起床了,继续为开幕式奔波劳累。当开幕式上国歌响起的那个瞬间,庄一有点想哭,觉得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大家几个月的努力付出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回报,开幕式的紧张全部化为激动。最终,开幕式办得很成功,庄一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让这次比赛有一个几近完美的开始。

加内特曾说:“没有人会给你一切,你要达到目的,就得必须付出,泪、血、汗三种东西。”庄一在篮球架下挥洒汗水,为社科大篮协日益壮大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付出了时间与精力也获得了应得的尊重与荣光。

社科大测评攻略丨丨丨吐槽大会 替课灰色利益链 短命涂鸦记者节大鱼海棠董浩 张一山 白敬亭 安东尼 尧十三法医秦明天津塘沽爆炸巴黎暴恐新世相张伟性启蒙cyuer性状况调查恋爱小白冬季洗衣高考移民 #Me Too 城市探险 毕加索 学术追星 我的童年完结了 恐怖漫画 国庆记忆 刷脸时代 非虚构写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