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2020-2021赛季全国冰壶冠军赛在黑龙江省滑冰馆落幕。哈尔滨一队、吉林省一队和贵州省队夺得男子组前三名;哈尔滨一队、北京队和哈尔滨三队夺得女子组前三名;吉林省队、哈尔滨一队和哈尔滨体育学院奥禹队夺得混双前三名。

本次冠军赛的参赛选手是继6月3日结束的2020-2021赛季全国冰壶锦标赛后,根据各项比赛排名成绩最终确定的。在为期7天的比赛中,共有36支队伍144人参加了男子、女子、混双三个项目。

本次冠军赛和此前结束的锦标赛,既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的最后一场全国性冰壶赛事,也是自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举办的首场全国性冰壶赛事。作为东道主,来自黑龙江的代表队和运动员占了一半以上。在这两项赛事中,来自黑龙江的队伍共拿到4枚金牌、3枚银牌和4枚铜牌。

黑龙江省冬季运动与后备人才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征介绍说:“黑龙江省是我国最早开展冰壶运动的省份,培养了大批优秀运动员,他们在国内比赛中摘金夺银;而在国际赛事中,我省培养的运动员代表国家队也取得过不俗的成绩。女子取得过世界冠军和奥运会季军,男子也拿到过奥运会和世锦赛的第四名,还拿到过冬残奥会的金牌。目前,就冰壶人口和竞赛成绩来看,黑龙江和哈尔滨的队伍在国内仍处在前列。”

本次赛事云集了国内冰壶项目的一众好手。从参赛人员年龄来看,以00后年轻队员为主,90后已经算得上是“老将”了。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几位熟悉的面孔,曾夺得女子世界冠军和奥运会季军的岳清爽、周妍和刘金莉,以及夺得过奥运会男子组第四名的巴德鑫、臧嘉亮、徐晓明和刘锐。他们主要是作为教练员带队参赛,也兼做队员参赛。

在四月底结束的2021年全国大学生冰壶锦标赛中,率领哈体院女队夺得女子组冠军的岳清爽说:“这次全国锦标赛,我们的目标首先是定在打进前八,让小队员拿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等级证。这次我们替换了两名年轻队员,她俩还是高中生,尽管大赛经验欠缺一点,但是她们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我们也顺利地完成了目标。能进入到冠军赛的队伍都不弱,我们主要还是以锻炼队伍为主,也争取更好的成绩。”

通过参加比赛,取得国家运动员等级证书,进而在高考中获得加分,以及通过体育单招等方式进入高校学习,俨然成为很多冰壶运动员的一个奋斗目标。而这种体教结合的方式,也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冰壶人口,促进了冰壶项目的普及和发展。

哈体院女队的姜思淼目前就读于哈尔滨体育学院冰壶专业二年级。13岁与冰壶结缘的她正是冰壶运动体教结合的受益者。“最开始接触冰壶,家长还是希望能通过打冰壶上大学。打了三、四年后,我就拿到了一些比赛成绩,后来也顺利地考上了哈体院。现在我更多的是喜欢和热爱这项运动。我希望可以继续读本专业硕士,能留校任教更好。但是不管怎么样,毕业后我肯定是还要从事与冰壶相关的工作。”姜思淼说。

尽管通过冰壶运动,可以让一部分运动员或学生顺利走入高校。但是,每年各大赛事的优胜者,毕竟也是有名额的。因此,这也从反向促进冰壶选手的训练水平和比赛成绩的提升。这对整个冰壶项目来说,也是一个良性推动。

四十岁的马永俊是我省首批培养的冰壶运动员,与岳清爽她们都是同一批运动员。本次赛事,他作为哈尔滨队教练员,指导哈尔滨男队一、二、四队;女子二队和混双一队。从1999年开始打冰壶,在22年冰壶岁月中,从运动员到教练员,他见证了中国冰壶运动起步和高光时刻,以及近十年的发展变化。

“现在的孩子,他们打冰壶的条件真的是太好了!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比我们那时候要好多了。因为,我们这批运动员退下来后,作为教练员指导他们,也都是经验丰富的教练。另外,现在的冰壶场地也更多,条件设施也更好。可以说,现在他们训练一年,差不多能顶上我们那时候练三年的了。所以说,他们的进步要比我们那时候要快很多。”马永俊说。

尽管冰壶运动在近十年来的认知度和普及度不断提升,打冰壶的孩子和冰壶场地越来越多,但是和加拿大、瑞典这样的冰壶强国比,我们还是有不小差距的。在亚洲,我们的近邻日本和韩国的冰壶运动,在近十年也得到了快速蓬勃发展。

“对于冰壶运动推动和发展,国家已经给予了很多政策。比如中、高考加分,体育单招等体教结合。如果能够再多一些冰壶场馆,让冰壶走进校园,或者是俱乐部更多一些。让更多的孩子参与到冰壶运动中,一定会提高我国冰壶的整体水平。另外,打冰壶的运动员再专注一些,专注于专项和专业,而不完全是为了升学而去打冰壶,那么,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参加国际大赛的成绩或许也会有所提升。”马永俊说。

马永俊不仅是教练员,他也作为哈尔滨四队的一名队员参加比赛。同时,他还是一名制冰师。本次赛事所用场地的前期制冰工作都是有他来完成的。“我是从5月2日开始场地制冰工作的,直到22日,赛事组委会的制冰团队来了,我就回队里准备比赛了。”

为了确保本次赛事的专业水准,赛事组委会请来了专业的制冰团队为赛道制冰和养护。由于赛程紧密,制冰师不得不加班加点,抢时间来养护赛道。他们通常是最早来到赛场,最晚离开。最早的一天,凌晨4点多就开始工作了;最晚的时候,凌晨12点才回到宿舍。在赛场工作10余个小时后,回到宿舍要用热水烫上半小时脚来驱驱寒气。

“我们的工作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是非常专业和细致的,称得上‘冰上绣花’。为了保障赛道的弧线、滑度和均衡度,我们团队分工明确,按部就班地清扫场地;刮冰、清除冰点;清除雪屑;然后再打两遍冰点,这两遍打冰点的水滴大小还要不同;然后再平整冰点;最后清除掉所有雪屑。这就是我们整理一条赛道的工序。整个赛场有5条赛道,我们每天要重复几十次这样的工序。另外,我们打冰点这个步骤也是非常严格的。左右摆臂的幅度和速度都是有严格规范的,打一遍的步幅和步速都是固定的,45秒完成一次。可以说,赛道达到国际级赛事标准了。”制冰团队负责人介绍说。

本次赛事不仅有优质的场地赛道,还有优质的裁判团队。41名国际级和国家级裁判员分成两组为比赛执裁。赛事技术代表牛晓暹介绍说:“我们的裁判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裁判,非而且常敬业。一场比赛近3个小时,他们全神贯注地工作,无论是计时、统计、还是场上裁判,都高度集中注意力,时刻紧绷着。一天的比赛结束,工作十来个小时,腰酸背痛、腿脚寒凉也是常有的事。更重要的是这次赛事时间更长,前后加起来有二十多天,因为要疫情防控,很多裁判员要离开家近一个月的时间。”

比赛不仅给冰壶运动员搭建了一个以赛以赛验练、以赛促练的学习和交流平台,对冰壶运动的宣传和发展也起到了一个积极的推动作用。

“尽管我们在比赛成绩上一直很处于前列,但是我们也要有一定的紧迫感。面对其他省份的追赶,我们的队伍还要继续在专业上精雕细刻;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冰壶项目的普及和推广工作。这次比赛,国家体育总局冬管中心和黑龙江省体育局都非常重视,黑龙江电视台等网络媒体对比赛进行了部分场次的直播,这也是一个宣传和推广冰壶项目好机会,让更多青少年认识和了解冰壶,参与进来,也更好地推动我省后备人才培养工作。也希望通过本次赛事的成功举办可以对全国冰壶运动开展起到一个良好的宣传和推动作用。”王征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